2008年11月20日星期四

这是一个离别的故事

(请在照片上点击以便放大)

从来没有正式介绍我的班。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让这班保留住这个样子。

二十人。五女十五男。其中四个男的是SS的学生,还有一个来自马六甲。

故事的主角就是他,今后将去到柔佛州,继续他的中六生涯。其实每个人都得经历漂泊的人生,只是他比我们早了一些,在这个多愁善感的年龄,与我们挥手道别。

我们并非很熟悉,但伤感是难免的,毕竟我们曾一起为lower 6奋斗过,我们这班常常挨骂,还疯狂得很。明年少了一个人与我们一起“共同进退”了。希望不会有人也开始选择放弃。

今天就让我来写一篇也有他的故事,唯一有他的故事。(由于这是他的故事,因此我选择用紫色)

他虽是我们求学生涯中短短的过客,但愿他也能成为我们记忆中的一分子,而我想唯一能做的,最好的,也只有这样了。
*****************************************************

上几个月,有日本交换生来我们学校。由于来这间学校,因此真得很希奇(尤其是这里的学生),因此能看到很多人像在动物园里的猴子看到倒访的人类,在远远的看,大大声的叫。

人家“远水路路”来到这里当然有招待仪式的啦,可那时我们在上课,几幸运的是我们班的view很好,“吾拾输”给别人。可是很可恶的是江鱼仔,ding ding和其他男生有在现场,而且被camera拍到,有机会上镜简直爽死它们。我们interactors开完会后,他们就“顺便”去咯。为什么我没去?因为我是乖学生,不ponteng的(其实是我听说有几个女生会来,那为什么不ponteng?因为我不懂也有男生来。。。呜呜呜)

其实是我不想miss掉math 1的节(保留一点矜持,顺便安慰自己)。后来我们看到日本女生们经过
哇,那校服很美!水手服,百折群。

“跟我幼儿园的校服很像啊”我突然很怀念

“你一定是读孙旺的!”我这才想起我和大象是同间幼儿园的。

Ding ding一回班就说他们不美(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吗?哈哈)

“为什么没有试过有日本男生来的?”我好奇,随口问问。

“喂,真的有男的来啊!”课堂马上引起一阵骚动。中四的pengawas带着他们经过lab,那时我在抄笔记。

“哇,这肯定是你的菜啊!”阿呆一看到就大叫。我一转过去,我们班男生都在门口凑热闹,没看清楚。女生们叫他们让开,他们却假死听不到。我想此刻男生们终于觉得有竞争了,突然受到威胁了吧!哈哈!

“哪个?”
“黑帽子那个!”
“是不是哦,你不要害我开心一下哦!”
后来他们经过我们block楼下
“嘿,怎样?”阿呆偷笑
“Perfect!”简直完美到。。。帅到不行。。。(哈哈)

三个女生之中,阿呆最“镇定”,她不受“诱惑”,而我和大象,早就在走廊上和他们一起看了,哈!

“喂,快点拍!”
“hah?拍什么?拍不到的啦!”江鱼仔很假死,明明就在下面,view简直好到。。。他却说拍不到
“日本人罢了嘛!也不是有血有肉的人一个!”baby说
“噢,好酸哦!好酸哦!”此言一出他马上瞪着阿呆,惹来大家哄堂大笑。急了吧,小男孩!他们是严重受到威胁了!哈哈!

于是一段追星行动开始了。(看什么?又不是我,我是在顺道的情况下才去凑凑热闹)而且狗仔队是男生哦!(他们不是说人家不美的咩?)

内容不想多说,就这样带过。镜头转到最后一天(拍戏咩!)

老师播出这几天他们与我们学校交流的过程,此刻大家是安静的,细细回味。可镜头一出现那天他们ponteng到现场看欢迎仪式的时候,大伙儿顿时笑开来了。

“咦,为什么我们会上镜的?”ding ding说

“哪!看吧,也有我们哦!”江鱼仔

临结束之际,他们为我们带来很可爱的日本传统舞蹈,我们站在后面的人一会配合,一会配合,一会支持,还为他们献上爱的鼓励。江鱼仔和ding ding他们还受邀到台上去和他们一起跳舞。

后来我们得知他们下一战将到吉隆玻,新加玻。大家都说去到那里他们会更爽,不像我们学校又小又烂,委屈他们了。我们这里的学生不识得体,把人家当外星人酱看,他们一定觉得我们是“三巴老”没看过外面的世界。

已经到physics节了,也吃了进lab,不能再送他们了,可是江鱼仔和ding ding他们跟着一起上bus。诚恳地祝他们一路顺风。

他们感动得哭了。

我说,这里也有一些富丽堂皇也给不到他们的感动。

追星行动于是圆满结束了。

我说,每个出现在我们身边的人都是生命中的过客,就看谁会留下深刻的印记,谁会激起我们心中波动涟漪。


由于这是一个离别的故事,因此我只放有他的照片。我的同班同学,以上这个故事,我不会去说明哪个是他,因为我们是同班同学,我们大家都知道。


你不必常想我们,我们也不会常想你。希望你会在读书读得疲惫的当儿,偶尔想起我们。我们这一班,这可爱的一班也会这样。


祝福你前程似锦。再会。


6 条评论:

Freesnowy 说...

你还真的写到想要拍戏酱勒!炸倒。。。

onewaytrain 说...

什么。。。以上是真人真事勒!!!

Freesnowy 说...

你要写日文啦。。。不然人家哪会看???

onewaytrain 说...

啊哈哈哈。。。如果他会来看我不用在这里了。。。哈哈哈哈
(发梦-ing~~~)

nobuta 说...

ding ding

ha !i'm proud to be the 1st who welcome ding ding(b'cuz let him sit bside me)!!

sorry for call him 'ding ding' in front of tan ah seng- phy teacher

cry~

onewaytrain 说...

>>>nobuta
lol...anywhere,a sweet memory for u~~ha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