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27日星期五

past tense

我快分不清哪双手才是真正的轻轻拍打我的肩膀,或抚摸我的头,对我说:“没关系,都会好起来的。”

当我看见现在的她,
我想起曾经的自己。
对于这件事,
我幸运一点还是她?
不知道。

今天的我教她如何是好,
总会在心里想,
她长大后就会明白。
可我却发现,
在我们同样懦弱的同时,
她却比我勇敢一百倍。

起初我觉得这绝不会是个好办法,
却在曾几何时开始羡慕她这样的个性。
没有太长远的顾虑
想到什么都会表达出来。
然而我最羡慕的是,
她有个绝对隐私的空间,
那里没有任何人找得到,
没有任何人知道,
只有她自己,
然而,不会孤寂。。。

我,即使身在繁华空间,
静下来时,寂寞依然涌上心头。
就算千言万语的关怀,都不如一支针,把内心挑空。
早已忘了这种感觉叫心灰意冷,
背负一颗被腐蚀的心脏,
与如流的人儿将心比心。

2 条评论:

♀♂ 夕阳下の女孩 ♂♀ 说...

其实,寂寞与繁华,只在一线之差。

onewaytrain 说...

夕阳下的女孩:完全赞同。或者说其实两者没分开过。。。